欢迎访问发体历史网!微信公众号:541437

金朝灭亡跟白撒有什么关系 白撒是个怎么样的人?

时间:2019-03-16 03:19:57编辑:文二

一个王朝覆没的同时,会诞生很多力挽大厦于将倾的英雄,也往往会滋生出更多的误国奸臣。金国的灭亡,很多人便把它和白撒这个名字联系到一起。

《金史》载:“内族白撒,名承裔,末帝承麟之兄也,系出世祖诸孙。”

白撒自幼为奉御,累官知临洮府事兼本路兵马都总管等职,多次参与对宋和西夏的战争,担负金国西部防御几十年,依靠许多得力的下属,同时也是宋和西夏处于比金更腐朽的时期,因此能够多次击败宋和西夏军,这些功劳也成了他日后晋升,直至宰相要职的资本。

f27a9410c55d8a9f79bf0c501237d6f5.jpg

白撒本性怯懦无能,独具仪表,性格刚愎、贪婪,尤其独断专行。曾厌恶官厨做的菜不可口,经常让自己的大厨随行。而且他识字不多,但奸猾狡黠有余,来往官府文书簿册和行政措施、法令等,他一看就会。善于空谈、议论、耍小聪明,尤其对搜刮钱财有特殊的喜好。

由于白撒善于揣摩上意,于是渐受重用。位居要职后,他在汴京的西城盖了巨宅,规模堪与皇宫相媲美。里面的奴婢有数百人,全部穿着金丝绣的衣服,即使府中的奴隶,每月拿的例钱也比国家高级将领多,但他仍然觉得不满足。皇上曾经派使者去责问他:“你热心囤积个人家产,难道没有收复黄河以北被蒙古攻占的失地的打算吗?”白撒却毫不悔悟。

金军北渡攻击蒙古军时,沿河的居民全部吓得躲到洞穴里去,后来看到蒲察官奴的军队号令严明,对居民也抚慰有加,秋毫无犯,于是居民们都回归家园。然而,随后经过的白撒军则到处剽掠,强取豪夺,无所不用其极,所过之处哀鸿遍野,他的部下甚至把活人抓来吃掉,有的一餐花费数十金还不够。

金军在三峰山和钧州遭受严重失败后,汴京直接面临着蒙古大军的攻击。

正大五年(1228),哀宗紧急召完颜白撒还朝,官拜尚书右丞,后又任平章政事,指望他临危受命,能够有所作为。

事实上,白撒贪怯无能,刚愎自用,根本无法做到团结同僚,共抗大敌。

开兴元年(1232)正月,蒙古兵长途奔袭汴京。令史杨居仁请求乘蒙古军远道而来,出兵攻其不备。白撒不听,派遣完颜麻斤出等率部众万人开短堤,决河水,以守汴京。可惜工程还没完成,蒙古骑兵就已攻到。麻斤出等被杀得措手不及,当场战死,修河壮丁逃回的不足300人。

84fc6f80fe25255163f5661a1ca37566.jpg

汴京被围,城中空虚。驻军还不满4万。由于汴京是大城,城周120里,这些兵根本不足以遍守各城口。于是白撒召集了在京军官和防城有功者,共计100多人,都任命为将领,领兵守城。又集结京东西沿河旧屯和卫州迁来的义军约4万人,募集壮丁6万人,分守四面城墙。二月,又征募京师民军20万,分别归各将领统帅。七拼八凑后,基本构建起汴京的防御体系。

后来蒙古军接受金国的议和,但仍留一支军队积极作进攻的准备,沿着汴京的护城河设置木栅等工事,并用柴草填塞护城河。白撒等主帅因正在与蒙古议和,不敢出兵,在城上坐视蒙古军备战。军民愤怒,要求出兵而不可得。

蒙古军最终还是向汴京城发动进攻。哀宗命大臣分守四城。白撒守西南角。招募壮士千人,打算从地道出城,渡过护城河,烧毁蒙古军的炮座。约定在城上悬红灯为记号,被蒙古军发觉而失败。又放纸鸢,企图送文书招降蒙古军中的金人。士兵纷纷议论说:“前天点纸灯,今天放纸鸢,宰相靠这个,退敌兵恐怕难了。”

白撒守城的西南,受到猛烈攻击时,望楼上的竹帘被打坏了。白撒于是叫下属弄竹子来修补。下属到处找不到竹子,白撒大怒,要斩他。员外郎张衮附耳对下属说:“钱多好办事,何不去白撒平章政事的府里去问问。”下属赶紧带着300两金子到白撒府中,贿赂他的家僮,果然弄到了竹子。可见在这种时候,白撒惦记的还是中饱私囊。

虽然将帅怯懦无能,但是蒙古军的暴虐人所共睹,守城军民人人激昂,奋勇抵抗。蒙古速不台见汴京城难以攻克,就推说:“已在讲和,还相攻么?”于是领兵退去。

蒙古兵退后,大臣们纷纷议论,要求罢免白撒。白撒自己也感到不安,于是上书请求辞职,哀宗被迫罢去白撒平章政事。军士恨他不战误国,扬言要杀他。白撒吓得一天数次搬家避祸。

后汴京粮尽兵疲,哀宗仓皇出逃,命白撒进攻卫州,夺取其中的粮食。结果白撒磨磨蹭蹭,自蒲城出发,花了8天时间,才到卫州城下。围攻卫州时,又准备不足,缺少攻具,把枪杆接起来当云梯用。守军看到这种情形,知道金兵没什么作为,守得更加严密。连攻3日,徒劳无功。

3c9baceaac9bd4938279a3e9a9555195.jpg

蒙古派大兵来援,白撒弃军逃跑。这时,哀宗在蒲城东三十里。白撒赶到,仓皇对哀宗说:“现在我军已溃,蒙古兵近在堤外,请赶快前往归德。”哀宗在深夜四更匆忙乘船出逃,侍卫都还不知道。

次日,金军得知哀宗连夜逃走,更加没有斗志,相继溃散。白撒收聚溃兵2万到归德,哀宗把攻卫之败,归罪于他,下狱7日,饿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