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发体历史网!微信公众号:541437

金朝末期两大权臣胡沙虎与高琪最终结局如何?

时间:2019-03-15 23:48:16编辑:文二

章宗死后,没有子嗣,他的叔父完颜永济继承了大统。是为卫绍王。卫绍王在位仅6年,便被权臣胡沙虎杀害。至此,金国的7位皇帝中,被逆臣、权臣擅杀的已有3位。权臣、谋逆者,为金国后期政治局势的动荡埋下了隐患,也加速了金国的灭亡。

胡沙虎,汉名纥石烈执中。金世宗大定年间,陆续做过太子护卫、太子仆丞,鹰坊直长等官。章宗执政时,封其为右副点检,他傲然不奉职,被降为肇州防御使。不久,又被升为兴平军节度使。胡沙虎性情暴戾,骄横跋扈,而且贪婪无度。在军中为官时,将士们多有微词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人,从世宗到章宗,再到卫绍王,其官运甚为亨通,屡屡封官晋爵。曾有大臣几次对其进行弹劾,皆因有皇上身边的近臣为其美言开脱,从而安然无恙。

67fbd640fc560d7543f5fc74614d5db0.jpg

胡沙虎是朝廷倚重的权臣,自身也是一名骁勇善战的将官。

他曾多次率军与宋作战,皆凯旋。泰和六年(1201)五月,宋军滋扰金国边境,胡沙虎派巡检使周奴领骑兵300进击。他们设伏躲在篁竹中,等宋军走过,发起突袭,连杀10余人。随后追击至县城,火烧宋兵舟船,擒杀士兵500多人,宋军统帅李藻亦被杀。十月,胡沙虎领兵2万在清口迎战宋军,大败之。缴获战舰、战马不计其数。

卫绍王时期,蒙古崛起,并经常对金境骚扰、侵犯。这一年,蒙古大军又蠢蠢欲动。卫绍王任胡沙虎为副元帅,领兵5000在中都城北驻扎,以防边患。胡沙虎虽被委以重任,却不问军事,整天饮酒作乐,出围打猎,并伺机勾结提控宿直将军蒲察六斤、武卫军钤辖乌古论奋剌等军官准备谋反。由于大敌当前,蒙古军已近,卫绍王便派使臣到其军中责问。胡沙虎正在喂饲鹞鹰,听见使臣责问,竟怒气腾腾地将手中的鹞鹰掷死在地,决定发动政变。

八月二十五日,他兵分三路向都城进发。为了防止城中出兵,他先派一个骑兵疾驰到禁城东华门边大喊:“蒙古军已经杀到北关了,正和我军激战。”随后再派一名骑兵故伎重演,企图借此骗开城门。同时又派人将大兴府尹徒单南平骗出。南平不知兵变,骑马从城中出来,刚到广阳门附近,即被胡沙虎一枪刺死。胡沙虎亲自到东华门叫守城兵卒开门,许以高官厚禄,守城将士不加理睬。胡沙虎下令放火焚烧城门,并架云梯登城。守城士兵见大势已去,便砸开铁索,迎胡沙虎入城。

胡沙虎入宫后,自封为监国都元帅,将宫中的宿卫换成了自己的党羽,并召都转运使孙椿年取出银币犒赏部下。当晚,召来歌伎,大开宴席庆功。第二天,拥兵逼迫卫绍王移居卫邸,诱杀左丞相完颜纲。不久,胡沙虎派宦官李思忠在卫邸杀卫绍王。

卫绍王死后,胡沙虎想立自己为帝,但他不属于完颜氏宗族,担心其他人不服。这时右丞相徒单镒趁机进言说:“翼王是章宗之兄,年已五十,宽仁老成,如果元帅拥立他,乃为万世之功。”胡沙虎采纳,立翼王完颜珣为帝,是为金宣宗。

宣宗继位后,念胡沙虎拥立有功,封其为太师、尚书令、都元帅等显赫的官职,并封其为泽王。胡沙虎的弟弟也被封为都点检、侍卫亲军都指挥使。随同胡沙虎谋叛的部将也都授予官职。

从此,大权在握的胡沙虎以功臣自居。上朝时,皇上赐座,他也毫不推辞。朝中很多人开始依附胡沙虎,其他朝臣则敢怒不敢言。他先后奏请皇上,要求废卫绍王为庶人,并召集百官讨论。由于卫绍王没有大的过失,所以很多朝臣坚决反对。宣宗开始犹豫不决,说:“正如一个问路,百人说向东,十人说向西,难道行人就要东、西都走吗?或者以人数来判定吗?朕自会思量。”虽然如此说,不久,他还是下诏降封卫绍王为东海郡侯。

45a554a259693a0201cf5941b1a0f98f.jpg

此时,境外的蒙古军探马已经来到金国的高桥附近。宰臣听说后,急忙面奏宣宗。宣宗于是责问胡沙虎为何不上报,胡沙虎说:“此事我已经筹划好了,皇上不必操劳。”随即怒问宰臣:“我是尚书令,你怎么敢不经我的同意而奏报皇上?”吓得宰臣连连道歉。

胡沙虎的专擅跋扈,令很多大臣都很气愤。提点近侍局庆山奴、副使惟弼、奉御惟康密奏宣宗请求除掉胡沙虎。宣宗因念其有功,不忍诛杀。

蒙古军压境后,元帅右监军术虎高琪与蒙古军交战,屡战屡败。胡沙虎十分恼火,斥责高琪说:“今日出兵再无功而回,当以军法论处。”高琪出战后,又打了败仗,心想回去也是死,不如奋起一搏,于是和庆山奴等人商议倒戈胡沙虎。密谋之后,率军攻入中都,包围了胡沙虎的宅邸。胡沙虎闻知后,慌忙拿箭抵抗。与高琪军对射了一阵后,向后院逃跑,翻墙时摔伤了大腿,被术虎高琪军擒获,乱刀砍死。

高琪提着胡沙虎的人头,进殿向宣宗请罪。由于宣宗忌惮胡沙虎已久,所以不仅没有降罪高琪,反而升其为左副元帅。为了平定胡沙虎部的情绪,宣宗又加封了蒲察六斤、徒单金寿等人的官职。

高琪和胡沙虎一样,对权势都有着特殊的喜好与热衷。胡沙虎死后,高琪得势。他立即像胡沙虎一样,作威作福,不可一世。为了能多插手朝政,他在朝廷中肆意安插亲信,与高汝砺相唱和——高汝砺是朝中重臣,久居相位。二人一个把持政务,一个执掌兵权,风光八面。对于依附自己的,予以任用;忤逆自己的,则明褒实贬,千方百计置于死地。高琪的所作所为令朝中的正直之臣痛恨不已。

太府监丞游茂密奏宣宗称,高琪威权太重,为了防微杜渐,应该尽早法办。由于宣宗当时还没有足够的把握除掉高琪,于是含糊说:“既已委之重任,他的权力又怎么会不大呢?”游茂退下后,越发感到不安、竟去投靠高琪。他上书高琪说:“宰相自有宰相分内之责,如果因此而招致圣上的猜疑、外界的非议,就不妥当了。”又说,“圣上对你的大权已经有所忌惮,如果相公能够重用我,那么这些麻烦就都可以免除了。”高琪知道游茂密奏过皇上,对他根本不信任,于是趁机将这些话散布出去。结果,游茂被免职,并杖打一百,差点送命。

游茂之后,应奉翰林文字完颜素兰也向宣宗秘密上书。

3e39015c4c2a9e0b7baf3463aa9b75b0.jpg

他说:“高琪本来没什么大的功劳,因为畏惧胡沙虎才起杀心。他嫉贤妒能,结党营私,玩弄权术,无恶不作。去年,有人指责其军队有生乱之嫌,高琪立即杀了那个人。如此专杀跋扈,使得再无人敢言军中之事。以微臣看来,此贼灭乱纲纪,戕害忠良,唯恐天下不乱。希望陛下早日决断,方为社稷之福。”此时,宣宗已有意剪除高琪,于是对完颜素兰说:“朕会仔细思量。”临别,还特地嘱咐道:“千万不可泄漏出去。”

不久,高琪开始撺掇宣宗南下攻宋。不仅如此,他还将精兵强将全部调集驻守河南,置河北要塞于不顾。遇战况紧急时,亦不肯发一兵一卒。平章政事英王完颜守纯看不过去,欲揭发其阴谋,然而还未成事便被右司员外郎王阿里等人泄密。获悉高琪得知后,英王惊惧不已,于是作罢。没过多久,高琪和家人闹矛盾,为了堵住家人的嘴,他致使家奴赛不杀了妻子,然后归罪赛不,将其送到开封府杀人灭口。开封知府畏惧高琪势力,按意杀了赛不。事情败露后,宣宗历数高琪罪恶,终于下诏杀之。

金国频仍的宫廷政变,权势重臣的相互残杀,反映了金内部政局的混乱,封建纲纪已无法为继。此时,境外蒙古铁骑的声浪已日渐逼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