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发体历史网!微信公众号:541437

独孤伽罗逼丈夫入空门

时间:2019-03-15 06:02:57编辑:梓岚

文献皇后姓独孤,名伽罗。北周大司马独孤信之女,杨坚之妻。隋开皇元年(581),立为皇后。独孤皇后喜好读书,通达古今。其时多为文帝筹策,干预朝政,宫中称她为“二圣”。开皇二十年(600),与杨素等谋废太子杨勇为庶人,立晋王杨广为太子。独孤氏生性妒忌,不设三妃。卒谧文献。

北周武帝天和元年(566),14岁的独孤氏嫁给26岁的杨坚。夫妻二人感情洽,“誓无异生之子'杨坚共有五男五女,皆为独、孤氏所生。

文帝和独孤氏对前朝政治的得失有很深切的体会,认为北周政权之所以没落,其主要的原因就在于浮夸不实。所以隋朝建立之后,隋文帝就开始改革官仪,并大力地整顿朝纲,一心想要建立一个圣明繁华的新朝。

而独孤皇后作为隋文帝杨坚的贤内助,目光也同样深远,她明白后宫家事处理得是否得当,对隋文帝治理国家有重大的影响。因而,她当了皇后之后,并不安心于享受母仪天下的荣华富贵,却开始了自己严治后官的计划。独孤氏的主要措施有:管住丈夫,管住儿子,管住大臣和管住妃子。

皇帝处于至高无上的地位,皇后不可能管住皇帝,也不应该管住皇帝。然而,独孤皇后却创造了历史奇_^就是用感情把丈夫“套牢'她十分注意保持与丈夫的感情。她深知必须以自己的柔情和体贴笼住丈夫,才能使他不致被其他女人所迷惑。

于是,每当黎明钟鸣之际,独孤皇后就会叫醒沉睡中的隋文帝,小心翼翼地侍候丈夫洗漱穿戴,然后与他同坐一辇,一直把他送到朝阁。皇帝上朝,她则在殿下静静地等候,待散朝之后,又同辇返回内宫。这样的行动,她日复一日、不厌其烦地坚持着,使隋文帝从不敢怠慢朝政。

在内宫,她对丈夫的生活起居照顾得无微不至,皇帝每餐的食谱,每曰的装束等事她都亲自过问,妥善安置,让文帝能毫不分心地专理朝政。每至深夜同寝的时候,她常在文帝耳旁回忆往事,细述夫妻的恩爱,用柔情蜜意来留住文帝的心。至于夫妻之间的事,只要隋文帝有所表示,她立即心领神会,积极响应,直至隋文帝心满意足。这千般温柔,万般体贴,赢得了文帝的心。

独孤氏和隋文帝的爱情有浪漫,但更多的是传统的美德。独孤皇后与隋文帝约定:“此生永远相爱,海枯石烂,贞情不移,誓不愿有异生之子。”想到妻子与自己患难与共数十年,总是一心一意辅助自己,惠心可嘉,隋文帝心中一热,立即答应了皇后的誓约。事后,隋文帝还颇为自豪地对大臣夸耀道:“朕旁无姬侍,五子同母,可谓真兄弟也!岂若前代,多诸内宠。”

其实,独孤皇后之所以限制文帝有异生之子,也是出于提防异母之子夺位争权的考虑。当然,当时隋文帝正在致力于国家大事,无心在后宫脂粉堆中取乐,而贤惠干练的妻子所推行的种种措施,正与他的朝政改革密切配合,他自然极力支持。

独孤皇后的这种性格和喜好,被她的次子晋王杨广所利用。杨广为夺嗣,先是伪装孝顺、俭朴,得到母亲独孤氏的欢心。而太子杨勇,身边的女人很多,生活也奢侈浪费。独孤氏虽然贵为皇后,但归根结底总是女人,总难免从女性心理去看待国家大事。独孤氏不许文帝另找别的女人,推而广之,也不喜欢自己的儿子和朝中大臣宠幸妻子之外的女人。

杨广利用母亲的这一特点,装出仅仅喜欢妻子萧氏,别无所爱的样子来。于是,杨广得到了母亲的支持,得到了宫中的强援。她对隋文帝说:“广儿大孝,每听到我们派遣的使节到他的封地,他必定出城恭迎;每次谈到远离朝廷、父母,他都悲泣伤感;他的新婚王妃也可怜得很,广儿忙于政务根本无暇顾及她。哪里像勇儿与云氏,终日设宴取乐。勇儿真是亲近了小人啊!”她在抬高杨广的同时,贬低了杨勇。由于独孤皇后的枕边风,杨勇的太子地位变得炭岌可危了。

偏偏在这时,独孤皇后为太子杨勇娶的元妃去世,而偏妃却生下了小王子。本来元妃的死就让独孤皇后耿耿于怀,如今太子又违反了她所订下的规矩——“后庭有之,皆不育之,示无私宠。”因此,偏妃生子成了太子杨勇的罪孽,使皇后对他大为不满。晋王杨广由他的封地扬州入京晋见母后,心怀叵测的他在独孤皇后面前火上浇油,暗暗挑拨道:“太子对儿存有异心,屡次派人刺杀为儿,让儿十分惊恐。”独孤皇后本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,本不可能轻信杨广的惑言,但因为她已对杨勇产生了很深的成见,所以不假思索地就听信了杨广的一面之词。怜爱和气愤的情绪一齐涌上她的心头,于是她坦白地对杨广说明了自己的心意:“勇儿已不成器,抛开正室,专宠云氏,有我在,他尚且敢欺负你们兄弟,倘若他成天子之后,太子竟是庶出,你们兄弟还得向偏妃云氏俯首称臣,讨得生路啊!”

因此,在开皇二十年(600)十月,隋文帝在独孤皇后主张下,以太子“情溺宠爱,失于至理,仁孝无闻,昵近小人”的罪名将他废为庶人。一个月后,在独孤皇后的授意下,晋王杨广被立为太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