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发体历史网!微信公众号:541437

濠梁之辩:庄周与惠施的关系 庄周与惠施的故事

时间:2019-03-15 11:52:03编辑:浮泊凉

那一天,庄子(庄周)领着学生为人送葬,路上经过故友惠施的墓地。远远看到被衰草围绕的坟冢,想起和墓中人的桩桩往事,庄周大为感慨,不禁长叹一声。

跟着他的学生忍不住问道:“听说惠施和老师您是论敌,您怎么会为了他的死这样伤感呢?”

“唉,我和惠子的关系,你哪里明白?”庄周回过头,向学生讲了一个故事。

“楚国郢都有一个人,这人(下称郢人)和一位技艺精绝,单名为石的木匠大师(下称匠石)是好朋友。话说郢人和匠石曾经搭档在众人面前做过一场表演。首先,郢人拿了一点石灰浆涂在自己的鼻尖上,干透之后就留下苍蝇翅膀那么薄的一道白痕。

然后郢人双手叉腰,往地上一站,高声对匠石说:‘削掉它!’匠石二话不说,举起一柄斧头,挥舞得虎虎生风,只斜斜地瞥了郢人一眼,便一斧向他砍去。这看似随意的一斧,却不偏不倚擦着郢人的鼻尖削过。围观众人擦亮眼睛一看,郢人还是稳稳地立在那里,面不改色,毫发未伤,而他鼻子上的灰痕已经完全被削掉了。

庄周

“多年之后,宋元君听说此事,派人去请匠石,说:‘试着表演给寡人看看。’匠石却回话说:‘不错,我曾经这样做过。可惜我唯一的搭档、那个郢人已经去世很久啦!没了他,还有谁能镇定自若地让我砍呢?’

“我与惠施,就如同匠石和郢人一般。”庄周讲完故事,向惠施之墓遥遥一拜,以一种“人生寂寞如斯”的口吻叹道,“先生啊,自从你死后,我再也找不到像您一样的对手,再也没有人可以和我争论了呀!”

能得到庄周的如此看重,惠施的才学自也不遑多让。惠施曾做过魏国的相国,是名家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;相传惠施博览群书,读过的竹简能装满五辆牛车,因此才诞生了“学富五车”这个成语。

作为庄周旗鼓相当的论辩对手,惠施一生和庄周多次展开辩论比赛,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“濠梁之辩”。

有一次,惠施作为魏相视察魏国东南边境,邀请庄周同去。两人乘机做了一次旅游,沿途寻名山访大川,最后抵达了濠水之畔。

濠水之上有座桥梁连接两岸,庄周、惠施缓步上桥,一览自然风光。只见天色晴朗,水光澄碧,庄周扶着桥栏,看着一群白鲦鱼在桥下自在从容地游来游去,一时心中有感,道:“这些小鱼儿游得悠悠缓缓,是多么快乐啊!”

惠施

惠施和庄周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拌嘴掐架,随时准备抓住同伴的语病驳倒对方。这边庄周随口感叹一句,惠施却立刻正色道:“你不是鱼,怎么知道鱼的快乐?(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)”

庄周一听,知道辩论赛又开始了,马上反击道:“你不是我,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?(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鱼之乐?)”

“我不是你,确实不知道你;但是你的的确确不是鱼,自然也不知道鱼呀。这个道理再明白不过了。”惠施借力打力,回击既刁钻又正中要害,差点让庄周接不上话来。

“哎,有点乱,让我们从头捋一捋。”庄周急中生智,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说,“一开始,是不是你对我说‘汝安知鱼乐’的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那就对了。你既然问我‘从哪里知道鱼的快乐’,就表明你认可了‘我知道鱼的快乐’,只是不知道我从何而知罢了。”庄周不给惠施插话的机会,一口气道,“现在我就告诉你,我是通过在濠水桥上观察白鲦鱼游动的姿态,从而晓得它们快乐的。”

濠梁之辩

其实,庄周是用了偷换概念的方法进行诡辩。惠施说“汝安知鱼乐”,本来是反问句,庄子却把它曲解成疑问句,从而推出了于己有利的结论。

俗话说不打不相识,庄周与惠施一辈子意见不合,见面就论争,但也因此结成一生密友,谁也离不开谁。

有一年庄周的妻子去世,惠施闻讯,马上赶去吊唁。庄周家居陋巷,马车进不去,惠施就下车步行前往。来到庄周住的破屋前,惠施想好了一肚子安慰的话,才推门进屋。

谁知一进门,眼前的景象就让惠施惊呆了。只见庄周两腿八字张开,撮箕似的坐在地上,正手拍瓦盆打着拍子,高声唱着歌。看见惠施吊丧来了,也不起身招呼。

惠施生了大气,斥责庄周说:“你老婆和你同床共枕这么多年,为你生儿育女,在你身上耗尽青春。她老了,死了,你看得淡,不哭也就罢了,但你竟然还敲盆唱歌,不觉得做得太过分了吗?

庄周停了歌唱,一脸真诚地对惠施说:“你说得不对。当我妻子刚去世的时候,我也和其他人一样满怀悲伤。但冷静下来之后,我就想到我妻子没有出生的时候,那时她还不成其为生命;更早些呢,不但不成其为生命,连胚胎也未成;更更早些呢,不但未成胚胎,连魂气也没有。

后来恍恍惚惚之际,阴阳二气交配,变成一缕魂气;再后来呢,魂气变成一块魄体,于是有了胚胎;再再后来呢,胚胎变成幼婴,她生下来,成为独立生命。如今,生命旅途已经走完,又变回什么也不是的状态。

回顾我妻子的生死变化,就如同春夏秋冬时序的演变一样自然。现在她即将从我家小屋搬到天地大屋,坦然安卧。我不唱歌欢送,反倒嗷嗷哭个没完,那就太不懂得生命原理了啊。”

惠施默然无言,只掏出一袋吊唁金放在庄周面前,便告辞离开。

这便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。数年之后,当庄周站在惠施的坟前时,尽管他深知生命循环之理,也不免为失去这位老友而感慨神伤。